《馋》,4K,单屏幕视频,粗剪版本:

《烟台大连客运轮船17小时往返体验》“killing time 17 hours on ferry between Yantai and Dalian",4K, 单屏幕视频,自制网络vlog.

二十年前在家乡发生过被怠慢对待的海难,使三百多人就这样消失在黑夜的海中了。“我”在同一路线的航行中,产生了持续的无法被援救的焦虑,想到在生命里消失掉的家人,只残存记忆于十岁的速写本中。
其实航行并不存在真实危险,群鸟的欲食和可以吞食掉一切的海水加助了逃生幻想。
一种生的欲望,模糊、阴沉,潜在了巨大力量,不可遏制地让人感到恐惧。心理灾难片《群鸟》完全重合了“我”对于灾难和悲剧的窥探冲动。关于生命受阻与破坏性行为之间的关系映衬了时至今日, 原本一趟流水账式(vlog记录形式)的简单乘船旅程,在另一个“我”心中成了被生存焦虑占据的实践行为。

根据《利维坦》所写的“恐惧”作为激情自我运动的结果, “处于危险中”的概念和“冒险”不同——“冒险”有积极活跃的主体,能够对环境实现一定程度的控制,于此相反,“处于危险中“的概念给人指派了一个被动的、依赖的角色 ,它不再关心你所做的一切,而是关心你是谁—对无力感的承认,至少在涉及危险时感到无力,渐渐地,被描述为“处于危险中”的某人,被视为存在于一种永恒的脆弱状态中。